Akuma_Mao

=葬尘
同人号,原创有别的号

MHA/杀天/DRB/es/月pro/Bpro/ICHU/海囚
写手,文笔“平平淡淡才是真”,懒癌不定期更新(甚至月更年更←ni)

胜出胜/轰爆/零晃/凛绪/弓桃/ZR/嘉金/雷卡/乱寂乱/伊独伊/二三

♡临也/爆豪/狛枝/Zack/鬼狐/独步/鲛吉♡

欢迎安利好玩的剧情绝赞的RPG解谜游戏www

【嘉金】【西幻pa】狩猎

#最强猎魔者嘉德罗斯x不像恶魔的恶魔金#
#私设和ooc都有,其余人物大概后续带着玩耍#
#日常坑,不一定会填坑加后续的,文笔欠佳还望见谅#

夜幕将至,最后一抹红光也消散在了天际,零碎的星光点缀着这黑夜,给夜晚增添了一丝光亮。而在这寂静的黑夜中,两道黑影却还一前一后地穿梭于森林间展开着追逐。
后方身披黑色风衣,右手持着棍子的金发青年一心只想追赶上前方的猎物,不追赶上誓不罢休,他厌烦了这种追赶弱小者的感觉,咂了咂舌,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眼神一厉,借助周围的树木快速跳到了树枝上,双脚刚触碰到树枝没多久,就反身腾空一跃,右手迅速从衣物中掏出了什么向猎物的方向掷去,片刻自己则正好安稳落在了前方他的猎物——一位金发蓝瞳的恶魔面前。恶魔直愣愣地盯着那把刚刚从上方极速掉落至地面,现在插在地上挺立着的银色匕首,心有余悸。要不是他感觉敏锐,侧身躲过了这把匕首,估计现在不单单只是被削去了一小部分的发梢了。恶魔咽了咽口水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青年,强行使自己冷静下来,他也很后悔今天干嘛要无聊到独自一个人出门,还又迷路了,迷路就迷路吧,结果遇到什么不好,偏偏遇到最强的猎魔者嘉德罗斯,简直倒霉透了。
“嘉德罗斯,你……”
被称作嘉德罗斯的青年还未等对方说完就立马打断,将手中拿着的棍子从侧面一扫,笔直朝向恶魔的正脸,距离恶魔的脸仅仅只有两三厘米,简直吓得恶魔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几步。恶魔站稳了身子,抬头欲向嘉德罗斯强烈控诉,但当他看向嘉德罗斯时却被眼前的光景怔住了。他的眼中,嘉德罗斯只是微抬着下巴,笔直地站在夜空之下,金色眼眸中透露着傲慢与不屑,眉目间尽是肆意张狂,全身散发出锋芒的威压,带来了巨大的压迫力。这是王,真正的王者姿态。
貌似还挺帅的……?
被盯着看的人有点受不了被长时间那么久的注视,立马打破了这种奇怪的氛围:“渣渣,你看够了没有……”
恶魔反应过来后很尴尬的挠了挠头,“啊?哦,哈哈哈……抱歉抱歉。”
“真蠢。”
“哈?我才不蠢!还有我才不是什么渣渣!我有名字的,我叫金!”
“而且我……”
嘉德罗斯的耳间被金的一连串话语充斥着,不爽值简直要爆棚,突然就举起手中的棍子朝金打了过去,金一吓闭上了嘴巴,敏捷地侧过身,朝旁边一跳躲过了突如其来的棒揍,棍子重重的打在了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响。金单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长呼出一口气庆幸自己又顺利的逃过了一劫,背后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呢,立马不满地转头鼓起脸颊嘟着嘴怒视着刚刚的罪魁祸首,宛如一只炸毛了的小仓鼠。
“喂!你怎么都不好好听人说话的啊!”
“吵死了!”
“……”
嘉德罗斯收回了棍子,继续摆着个臭脸,冷冷瞪了一下对面的金,全身散发着不容接近的低气压,仿佛下一秒又要挥起棍子开始打,这压迫感使金不忍哆嗦了一下,又加上刚刚被嘉德罗斯凶了几句,水蓝色的眼睛便不敢再直视嘉德罗斯,侧过脸撇了撇嘴只好乖乖地选择了暂时的闭嘴。但金毕竟也不是一个沉得住气的,片刻后又再次扭过头开口说话,完全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话说,和平一点解决不好么?”
嘉德罗斯听到这句话后,内心感到真是无比的可笑,不禁发出了一声嗤笑,并不想去确认这只言片语中的半点真假,无视了金那期待的眼神,挥起棍子就是要开打的架势。
“免谈。”
嘉德罗斯架起棍子就是朝金的方向一挥,金看着迎面而来的攻击,马上展开背后的羽翼飞向了上空,眼睁睁看着一道特别强大的冲击波摧毁了那片区域的森林,顿时化为了一片荒芜。
“不是吧……看来,只能打了。”
金绷紧了所有的神经,眉头紧皱,咬着下唇俯视着陆地上看上去势在必得的嘉德罗斯,脑内的思维无比萦乱,陷入了一种窘迫的境地,通过刚刚所见到的那震撼一幕,金也自知自己与嘉德罗斯之间的力量差距特别大,但对方实在是太难缠了啊,不打不行啊。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只能心存侥幸地在手中汇聚了一团金色的火球甩手就是朝嘉德罗斯的方向袭去,双手朝内弯曲置于胸前眼睛紧紧盯着火球的方向,心也一点一点被揪起,此时的时间仿佛流逝得特别特别慢,眼见着火球马上就要击中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却在此时勾起唇角,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声,抛下了一句“愚蠢”便消失在了金的视野中,火球也就只是击中了那块区域,激起了一股尘沙。
金顿时瞳孔骤缩,好不容易缓过神将双手放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握紧了双拳迅速向四周张望,却在这短短数秒间始终也搜寻不到嘉德罗斯的半点身影。正当金开始着急的时候,金隐约地察觉到了从背后传来的熟悉气息,那倍感压迫而讨厌的气息啊。金刹那间转过身,同时也快速在胸前展开“矢量坚盾”抵挡住了嘉德罗斯的来袭,棍子重重地打在坚盾上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嘉德罗斯戏谑地看着金的反抗,毫不费力地继续施加力度,而金自身已经非常吃力,力气完全不足以再分散在扇动自己的羽翼上来维持自己的身形停留在天空中。久而久之,金的羽翼放弃了挣扎停止了扇动,随即他们俩就按照这样的姿势一同坠于地面,还在地面上往着陆点后面滑出去了十几米才停下。
金在停下来的瞬间立即反身往后跳跃了几步来和嘉德罗斯保持距离,这时候的金已经累得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息声来调整自己的呼吸,单手拭去额间的汗水,只是蹬着眼前的嘉德罗斯,时刻警惕着嘉德罗斯的下一次攻击,表面看上去很镇定,其实内心一直无比的慌乱,嘉德罗斯的强大让金有一种无可适从的无力感,但是他也不是好惹的,能拼则拼,绝不退缩,而金总有一种感觉,嘉德罗斯将会成为自己今后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劫”,金希望那只是自己的错觉。嘉德罗斯看着眼前累得气喘吁吁的金,心想渣渣不愧是渣渣,这点程度就招架不住了,要不是自己的目标,他才不屑于和一个渣渣浪费时间。
“再,再来啊!”
“哼,如你所愿。”
嘉德罗斯与金又周旋了几回合后,金早已伤痕累累,头发散乱,衣服破败,嘴角溢出了鲜血,脸上也带着几道刀伤,格外狼狈,清冷的晚风拂过也能感受到那涩涩的疼痛,可还是吃力地挪动着双腿向嘉德罗斯走去,步伐无比沉重。
“还,还没有,结……”
嘉德罗斯挑眉看着眼前的身影最后因力量消耗殆尽而倒下,不置可否地内心无比满意,扛着大罗神通棍消失在了黑夜中。

啧,果然是浪费时间。


而这不过才刚刚开始,两个不同的灵魂在此刻已经在各自的命运轨道中嵌入了不可磨灭的存在。


END.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