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uma_Mao

=葬尘
同人号,原创有别的号

MHA/杀天/DRB/es/月pro/Bpro/ICHU/海囚
写手,文笔“平平淡淡才是真”,懒癌不定期更新(甚至月更年更←ni)

胜出胜/轰爆/零晃/凛绪/弓桃/ZR/嘉金/雷卡/乱寂乱/伊独伊/二三

♡临也/爆豪/狛枝/Zack/鬼狐/独步/鲛吉♡

欢迎安利好玩的剧情绝赞的RPG解谜游戏www

前段时间入坑后看到浅住太太这套还在卖就立马买了!永远吹爆浅住太太!(。・ω・。)ノ♡

【胜出】百感交集01

#设定:出久突然某一天开始能看到别人对自己的好感度,不是中个性
老套梗来源于某不愿暴露的亲友 ,当然我有所改动
#文笔随缘,剧情略老套,进度缓慢容易坑#

“废久。”
“……”
“废久!”
绿谷出久被爆豪胜己突然提高的声音吓了一跳,回过了神,有些茫然,抿着嘴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样子,看着眼前转过头来瞪着自己的人,感受到对方猩红的眼眸中透露出的强烈不爽,带着一丝压迫感,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又惹到自己的幼驯染,心中无比慌乱还是故作镇定的作出应答。
“啊……小……小胜,怎么了吗?”
“我说了多少遍了,不要没事干总是盯着我!”
“啊?我没有看着小胜啦,刚刚只是发了个呆啦哈哈哈……”
爆豪胜己看着绿谷出久说话时眼睛并没有好好正视着自己,还躲躲闪闪的,明显就不相信这个废久的回答,而且这已经不是自己第一次发现废久盯着自己看了,有时候还总是对着自己傻笑,看着就恶心,每次问他还总是被敷衍过去,想到这里就越来越火大,眉峰都皱在了一起。这个废久难道又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吗,毕竟可是有前科的,啧,区区一个废久。
“喂,废久,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绿谷听到这句话似是戳中了内心某个隐秘而又敏感的地方,愣了一下才好好正视爆豪,看着他不知为何越来越生气,已经有些扭曲的面容,甚至感受到了什么熟悉的滋滋的声音,感到了一丝危机感,条件反射就做出了否认的回应。
“没有没有!而且……我已经不想再瞒着小胜任何事了。”
爆豪难免也被吐露着平淡话语眼神却突然坚定起来的废久惊到了,瞳孔骤缩,他看不透废久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那翠绿色的眼眸中到底带着什么样的情感,只觉得那句话如羽毛一般拂过了自己的心尖,转而消逝,却又抓不住这股感觉是什么,爆豪不喜欢这种感觉便更加的烦躁,只是审视了一下眼前的废久便转了回去,匆匆放下狠话,“最好是这样,否则废久你就死定了!”但爆豪却怎么也无法按耐住内心那股烦躁,立马就从座位上站起来大步走出了教室。
绿谷看着爆豪离开教室的身影终于长呼出了一口气,全身也放松了下来,直接就瘫靠在了桌子上。

啊啊,还是对小胜撒谎了呢,明明还说出那样的话,其实也不想隐瞒的,可是要真的说出来的话,总觉得太羞耻了啊!

是的,绿谷出久确实有个秘密没有和什么人说过,只是在询问自己的老师欧鲁迈特的时候,稍微透露了一下。而那个秘密便是他能够看到别人对自己的好感度,其实一开始他并不知道别人头上的那串数字代表着什么意思。
那一天他在吃早饭时注意到了自己的母亲头上显示着“90”的字样,有点疑惑的歪头多看了几秒,引子发觉到了自己的儿子不知道为何盯着自己头上有些呆呆的样子。
“出久,怎么了吗?”
“唔,没什么,我开动了。”
绿谷听到母亲的疑问也察觉到了自己行为的不妥,于是垂下眼眸带着内心的疑惑吃完了那天的早餐。那串数字代表着什么呢?
后来时间久了,绿谷也就渐渐明白了那串数字原来代表的是别人对自己的好感度,比如日常生活中没什么接触的路人显示的几乎都是“0”,在学校相处还行的同学与老师们们显示的都在30到50之间,甚至遇到的敌人对自己的初印象产生的负数。而且,数字还会因为各种事端,随着每个人对自己的心情看法有所起伏。在这段时间里,他也去检查过了,这并不是中了个性,确实他之前也并没有和什么奇怪的人有所接触,而且似乎只有他能够看得见。
然而,独独只有一个人,他怎么也看不到对方对自己的好感度,那就是他那性格糟糕、总是对自己恶言相向很暴力的幼驯染小胜了。无论是上课时,吃饭时,实践训练时,他就是看不见小胜头上会出现代表好感度的数字,导致他对小胜的关注度更加高了,没事干就会去锁定小胜,明明只是想看一眼,却总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盯着小胜,脑子里也思绪飘飞,最后甚至还走了神,惹小胜生气的频率也高了。
他就是想不通为什么只有小胜的看不见呢,难道说有什么地方出错了吗,还是说……小胜特别讨厌自己,讨厌到数字都无法显示了吗。
绿谷想到这就沮丧了起来,又深深地叹了口气,果然还是无法和小胜成为好朋友吗。
“绿谷君,我看你怎么一直都在叹气啊?如果遇到了什么烦心事的话一定要和我说哦!”
绿谷听到了从身侧传来的声音,将刚刚想的事情甩出脑海,从桌子上起来坐正好,平静地看着眼前一脸担心的少女。
“啊,我没事的,真的没事,谢谢丽日的关心了。”
“嗯,那就好!那,绿谷君要一起去吃饭吗?还有饭田君也一起。”
“嗯,好。”

而在雄英高中某一角依旧十分烦躁的爆豪,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让路过的人有点后怕,匆忙离开得很远。
啧,一定是废久的错,如果不是因为刚刚废久说出那种话,自己怎么会一直焦躁到现在。同时也讨厌这样的自己,居然会因为区区一个废久而搞得心里那么乱,明明以前都能慢慢消散的,他不懂这种感觉到底是什么,酥酥麻麻却又让人心烦,这一点都不像自己。

爆豪边走边那么想着。

TBC.

这是第二次写这对,这可能是第一对最适合我揣摩并写出来的cp了吧,还有一般开坑后进度容易异常缓慢,但保证不会再坑了,而且我更喜欢有人评论啊,接受各种建议的说,有人喜欢就是我唯一的动力(。・ω・。)ノ♡

lof也发一下好了,已经懒得都发一下刷存在感了……

今天cp22逛的jiong痛手快废了,除了最王想买的都买了,太太也都见了一下随手投喂毕竟社恐不知道说啥😂,累到魔道广播剧的有声卡都不想去拿,天行轶事看了下就闪人了,远远的看了默默几眼没去要签名可能是最傻的,不过最激动的是,场内居然看到了迷之冷门的海囚的灰庭的黑白组!!!当然我没去拍看到有人正好在约拍,勇气就突然泄了就擦肩而过了,不过真的超好看!正好看到Kcalb的正脸很帅!

【MHA/胜出】别样温暖

【0420爆豪胜己生贺】
#已交往同居设定
#标题起名废,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个啥,ooc有

窗外微风瑟瑟,和煦的阳光透过落地窗照在床上还沉浸在梦乡的两人身上。绿色卷发的男人似乎是感受到了阳光,睫毛微微颤动,慢慢睁开了眼睛,翡翠绿的眼瞳在几秒间也重回了光彩,映入眼帘的便是面前黄色头发男人的脸颊。
绿谷出久就这么一直盯着爆豪胜己的睡颜看了十几秒,内心想着小胜睡着的时候真是比平时柔和多了呀,似乎有点反差萌,毕竟平时的小胜可是凶多了,想到平时自己的幼驯染兼现在的恋人明明用着恶劣的口吻却隐含着对自己的关心与温柔,嘴角不禁也微微上扬,心中布满了甜意。这样安静柔和的爆豪胜己对于绿谷出久不知为何多了一股吸引力,抬起左手伸了出去,离那脸颊越来越近,还有将近一厘米的时候曲指停顿了一下,手指打着颤,屏住呼吸缓慢抵达那心往的彼岸,确保爆豪暂时不会醒来,在对方脸上轻轻地游走描绘。
过了段时间爆豪突然微微皱眉,抿着嘴,脸色看上去十分不好。出久显然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把小胜吵醒了立马将手收了回来,双手交握心里无比慌张。然而爆豪并没有醒来,脸色却越来越难看,额头直冒冷汗,出久也感受到箍在自己腰上的手收的更紧。
『难道小胜做噩梦了?』
于是出久微微低头将一只手覆在了腰上的手上反复摩挲,试图能够安抚噩梦中的恋人。下一秒突然手腕被紧紧握住,出久忽地抬起头,看到爆豪已经醒了过来,却什么也没说,一直盯着自己看,红瞳中聚集着一股复杂不明的情绪波澜不定,却又转瞬即逝变得清明起来。出久被爆豪一直盯着感到了浑身的不自在,脸颊也微微发红,眼神开始飘忽起来,对于爆豪醒来后居然如此安静内心感到无比的诡异,只好选择自己打破这般寂静。
“小……小胜,那个,能不能放开我的手,有……有点难受……”
爆豪听到这句话眉头皱了起来,脸色阴沉下来,咂了咂舌,一副特别纠结的样子,出久瞥到这副表情,心中立马慌乱起来,难道自己又说错话惹小胜生气了?
爆豪一把将出久拽入怀中狠狠抱住,将头靠在出久的肩膀上,这举动使出久更加不知所措,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小……小胜,怎么了么?看你刚刚的样子是不是做了什么噩梦?”
爆豪的身体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但出久还是感受到了,于是就把自己没被握住的另一只手放到了爆豪的背上回抱住了人。
“没事的,小胜,我在这里呢。”
“……”
“哈?废久,你在瞎想什么,还把我当小孩一样哄!”
“噗!”
“啧,白痴废久你笑什么?!”
爆豪听到人的笑声,心中冒出了不明火,感到特别烦躁,却不知道原因,只知道每次面对这样的出久心中就感到很火大,总觉得自己被小看了。于是抬起头瞪着出久,一只手将眼前人的脸颊挤压,出久被这么一瞪也只好抿起嘴,使劲憋住了笑任着人的动作。爆豪看着人憋笑的样子,眉头一跳,压抑着内心的烦躁,松开了手,想到刚刚那个不太好的梦长呼出一口气,脱力般的靠在了出久肩膀上。
“废久,你……”
“嗯?”
“废……出久,永远不许离开我,不然小心我炸了你!”
“诶?!!”
“怎么,有什么不满吗!”
“没没没有,只是被小胜突然的话语吓了一跳呢,毕竟是那样的小胜啊,居然会说……”
听到这爆豪炸毛了,头立马从绿谷肩膀上起来直直瞪着绿谷的脸。
“哈?平时我什么样啊?!”
“就现在这样呗,一开始小胜安静的真的太诡异了,一点也不像小胜,还是暴躁阴晴不定的才是小胜嘛,不过……”
出久抬起头正视爆豪胜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不过,这样的小胜我并不讨厌哦。”
爆豪看到出久如此耀眼的笑容后,感到心脏似乎漏了一拍,神情有些恍惚,耳尖微微发红,慌忙扭过头不再去看。这个废久突然露出这种笑容算什么吗,真的是太犯规了。
“反正,你以后不准离开我!”
“嗯!这是当然的啦!我会一直守护在小胜身边的!”
“呵,区区一个废久,只要在我身边被我保护就足够了。”

爆豪确实做了一个噩梦,那个梦的最后出久消失在了爆豪的眼前,而他却什么也做不了,但现实就不一样,那个爱哭却坚强,散发着光芒,自己最爱的人还在自己身边,虽然有自信眼前的人今后不会与他分离,但是他还是想用一个诺言绑住彼此,内心有些自嘲自己什么时候那么矫情了呢。

果然,绿谷出久将会是他爆豪胜己今后唯一的软肋了吧。

-END-

入坑有点晚,最爱的就是咔酱,永远喜欢他!这算是给咔酱过的第一个生日,也是我第一次写胜出的同人,写的不是很好,写了好久才写好,一不小心就有感而发了许多,所以算是一个晚了好久的生贺吧。看着咔酱的成长真的如亲妈一般感动死,超级欣慰!今后也请继续和izuku相亲相爱下去吧!www(←突然滤镜)

迟到的cp21返图第二发

迟到的cp21双日返图第一发
因为最多十张图只好分开来了

【嘉金】【西幻pa】狩猎

#最强猎魔者嘉德罗斯x不像恶魔的恶魔金#
#私设和ooc都有,其余人物大概后续带着玩耍#
#日常坑,不一定会填坑加后续的,文笔欠佳还望见谅#

夜幕将至,最后一抹红光也消散在了天际,零碎的星光点缀着这黑夜,给夜晚增添了一丝光亮。而在这寂静的黑夜中,两道黑影却还一前一后地穿梭于森林间展开着追逐。
后方身披黑色风衣,右手持着棍子的金发青年一心只想追赶上前方的猎物,不追赶上誓不罢休,他厌烦了这种追赶弱小者的感觉,咂了咂舌,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眼神一厉,借助周围的树木快速跳到了树枝上,双脚刚触碰到树枝没多久,就反身腾空一跃,右手迅速从衣物中掏出了什么向猎物的方向掷去,片刻自己则正好安稳落在了前方他的猎物——一位金发蓝瞳的恶魔面前。恶魔直愣愣地盯着那把刚刚从上方极速掉落至地面,现在插在地上挺立着的银色匕首,心有余悸。要不是他感觉敏锐,侧身躲过了这把匕首,估计现在不单单只是被削去了一小部分的发梢了。恶魔咽了咽口水缓缓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青年,强行使自己冷静下来,他也很后悔今天干嘛要无聊到独自一个人出门,还又迷路了,迷路就迷路吧,结果遇到什么不好,偏偏遇到最强的猎魔者嘉德罗斯,简直倒霉透了。
“嘉德罗斯,你……”
被称作嘉德罗斯的青年还未等对方说完就立马打断,将手中拿着的棍子从侧面一扫,笔直朝向恶魔的正脸,距离恶魔的脸仅仅只有两三厘米,简直吓得恶魔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几步。恶魔站稳了身子,抬头欲向嘉德罗斯强烈控诉,但当他看向嘉德罗斯时却被眼前的光景怔住了。他的眼中,嘉德罗斯只是微抬着下巴,笔直地站在夜空之下,金色眼眸中透露着傲慢与不屑,眉目间尽是肆意张狂,全身散发出锋芒的威压,带来了巨大的压迫力。这是王,真正的王者姿态。
貌似还挺帅的……?
被盯着看的人有点受不了被长时间那么久的注视,立马打破了这种奇怪的氛围:“渣渣,你看够了没有……”
恶魔反应过来后很尴尬的挠了挠头,“啊?哦,哈哈哈……抱歉抱歉。”
“真蠢。”
“哈?我才不蠢!还有我才不是什么渣渣!我有名字的,我叫金!”
“而且我……”
嘉德罗斯的耳间被金的一连串话语充斥着,不爽值简直要爆棚,突然就举起手中的棍子朝金打了过去,金一吓闭上了嘴巴,敏捷地侧过身,朝旁边一跳躲过了突如其来的棒揍,棍子重重的打在了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响。金单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长呼出一口气庆幸自己又顺利的逃过了一劫,背后都吓出了一身冷汗呢,立马不满地转头鼓起脸颊嘟着嘴怒视着刚刚的罪魁祸首,宛如一只炸毛了的小仓鼠。
“喂!你怎么都不好好听人说话的啊!”
“吵死了!”
“……”
嘉德罗斯收回了棍子,继续摆着个臭脸,冷冷瞪了一下对面的金,全身散发着不容接近的低气压,仿佛下一秒又要挥起棍子开始打,这压迫感使金不忍哆嗦了一下,又加上刚刚被嘉德罗斯凶了几句,水蓝色的眼睛便不敢再直视嘉德罗斯,侧过脸撇了撇嘴只好乖乖地选择了暂时的闭嘴。但金毕竟也不是一个沉得住气的,片刻后又再次扭过头开口说话,完全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
“话说,和平一点解决不好么?”
嘉德罗斯听到这句话后,内心感到真是无比的可笑,不禁发出了一声嗤笑,并不想去确认这只言片语中的半点真假,无视了金那期待的眼神,挥起棍子就是要开打的架势。
“免谈。”
嘉德罗斯架起棍子就是朝金的方向一挥,金看着迎面而来的攻击,马上展开背后的羽翼飞向了上空,眼睁睁看着一道特别强大的冲击波摧毁了那片区域的森林,顿时化为了一片荒芜。
“不是吧……看来,只能打了。”
金绷紧了所有的神经,眉头紧皱,咬着下唇俯视着陆地上看上去势在必得的嘉德罗斯,脑内的思维无比萦乱,陷入了一种窘迫的境地,通过刚刚所见到的那震撼一幕,金也自知自己与嘉德罗斯之间的力量差距特别大,但对方实在是太难缠了啊,不打不行啊。金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只能心存侥幸地在手中汇聚了一团金色的火球甩手就是朝嘉德罗斯的方向袭去,双手朝内弯曲置于胸前眼睛紧紧盯着火球的方向,心也一点一点被揪起,此时的时间仿佛流逝得特别特别慢,眼见着火球马上就要击中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却在此时勾起唇角,发出了一声轻蔑的笑声,抛下了一句“愚蠢”便消失在了金的视野中,火球也就只是击中了那块区域,激起了一股尘沙。
金顿时瞳孔骤缩,好不容易缓过神将双手放下,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握紧了双拳迅速向四周张望,却在这短短数秒间始终也搜寻不到嘉德罗斯的半点身影。正当金开始着急的时候,金隐约地察觉到了从背后传来的熟悉气息,那倍感压迫而讨厌的气息啊。金刹那间转过身,同时也快速在胸前展开“矢量坚盾”抵挡住了嘉德罗斯的来袭,棍子重重地打在坚盾上发出了清脆的碰撞声。嘉德罗斯戏谑地看着金的反抗,毫不费力地继续施加力度,而金自身已经非常吃力,力气完全不足以再分散在扇动自己的羽翼上来维持自己的身形停留在天空中。久而久之,金的羽翼放弃了挣扎停止了扇动,随即他们俩就按照这样的姿势一同坠于地面,还在地面上往着陆点后面滑出去了十几米才停下。
金在停下来的瞬间立即反身往后跳跃了几步来和嘉德罗斯保持距离,这时候的金已经累得发出断断续续的喘息声来调整自己的呼吸,单手拭去额间的汗水,只是蹬着眼前的嘉德罗斯,时刻警惕着嘉德罗斯的下一次攻击,表面看上去很镇定,其实内心一直无比的慌乱,嘉德罗斯的强大让金有一种无可适从的无力感,但是他也不是好惹的,能拼则拼,绝不退缩,而金总有一种感觉,嘉德罗斯将会成为自己今后人生中最大的一个“劫”,金希望那只是自己的错觉。嘉德罗斯看着眼前累得气喘吁吁的金,心想渣渣不愧是渣渣,这点程度就招架不住了,要不是自己的目标,他才不屑于和一个渣渣浪费时间。
“再,再来啊!”
“哼,如你所愿。”
嘉德罗斯与金又周旋了几回合后,金早已伤痕累累,头发散乱,衣服破败,嘴角溢出了鲜血,脸上也带着几道刀伤,格外狼狈,清冷的晚风拂过也能感受到那涩涩的疼痛,可还是吃力地挪动着双腿向嘉德罗斯走去,步伐无比沉重。
“还,还没有,结……”
嘉德罗斯挑眉看着眼前的身影最后因力量消耗殆尽而倒下,不置可否地内心无比满意,扛着大罗神通棍消失在了黑夜中。

啧,果然是浪费时间。


而这不过才刚刚开始,两个不同的灵魂在此刻已经在各自的命运轨道中嵌入了不可磨灭的存在。


END.


脱离漫画半年了一直没去看,主要是后来也没去找哪里可以看,本来看的地方禁搬运了,有一部分内容还没看到,现在知道老师病了?希望早日康复w

少年养成:

转一下吧(´・_・`)希望老师能早点康复恢复连载

青紫色的叶子:

【野良神】漫画截图安利向~

神与道标的【虹色蝶々】,请配合和楽器バンド的歌曲食用~

*长图注意流量!

(因为结尾有很长一段伴奏所以正好就把很多印象深刻的镜头都放上了)